不聞不問

我在舊朋友那裡遇到 找到你的碎片,你那散落 那收藏在無數個標記著未讀 沒有發送的訊息中的 那些剪影。 手握斧頭的樵夫 乏力劈開那道羅生門。 唯恐 裡面關著在跟強盜做愛的婦人; 藏著正與武士呢喃細語的女子。 帶著嬰孩的牧師未曾來臨, 只剩忘了斧頭的樵夫 木木地站在冰冷的雨中, 我期望雨點會蓋過你脖子上的吻痕。 至少這樣我可以堅持, 繼續演這已維持了四年 上映於大洋國的鬧劇, 故事講述一群懂得雙重思考的啟蒙者 如何解放愚昧的大眾。 他們一如可悲的主角 每天徘徊於『不知道』和『知不到』之間, 我學會 謊言比事實更坦誠。 『撒謊者不能不知真相,要不他就是說實話』 我最愛妳的聰明話: 『人辨謊言,謊言也辨人』 而人鑑古董,古董也會鑑人。 鑑出自欺之人的悔—— 悔人,悔事,悔過,悔心。 而在最後一絲的 孤單和疚悔 都殆盡後,無力再糾結的心 只剩下 深埋其中,幽幽的一句 『我知道』

Advertisements